亚足联酝酿赛事全面大变革——“国家杯”全面取代“锦标赛” 青少年赛事同年世界杯

受到疫情的影响,亚洲足坛今年各项赛事普遍延期或者被取消,目前亚足联依然还在为今年赛事的安排而费尽心思。与此同时,由于从明年开始,亚足联已经签下了新的商务以及转播承包公司并将全面开始履行合约。为此,亚足联在本周早些时间已经致函下属各会员协会,从明年开始,亚足联主办的各项赛事名称将发生重大变化,“国家杯赛”的名称将全面取代先前的“锦标赛”。

正常情况下,国际足坛一般都是四年一个竞赛周期,主要是因为世界杯赛四年一届。但亚洲足坛的情况有些特殊。历史上,亚足联曾在2003年7月也就是“非典”之后,曾对亚洲足坛的赛事进行过一次大调整,全面按照国际足联拟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展开执行,诸多赛事的赛制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而中国足协当时尚未完全反应过来,导致应对不急,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中国男足国家队在2004年的德国世界杯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中就直接出局。当然,绝大多数的人对此的认识仅仅只是局限在“中国队在米卢离开之后没有找到一位合格的主教练”。差不多12年之后,也就是在2014年1月份,亚足联再一次对亚洲足坛的赛事进行大调整,即从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开始(2015年6月份全面展开),亚足联将“亚洲杯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与“世界杯预选赛第二阶段40强赛”合二为一。这种竞赛方式一致沿用至此番正在进行的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赛。

亚足联的这种赛事调整,主要是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从竞赛本身的角度来说,亚足联主办的赛事需要根据亚洲足球的发展现状进行调整。譬如,最近一次调整就是2015年开始将亚洲杯预选赛与世界杯预选赛合二为一,很大啊程度上是因为亚足联决定从2019年的亚洲杯赛开始实施扩军,将原先的参赛队由16支增加至24支。而这一次展开调整,根本原因则是因为2026年世界杯赛分配给亚洲区的席位大幅度增加,所以现行的国家队竞赛方案肯定已经不适合形势发展的需求。

另一大方面的原因,则主要是亚足联的赞助商或商务开发承办方发生变化。亚足联已经在去年签下了新的承包公司,原先与拉加代尔所签订的10年承包合同至2020年底就将全面结束。新的承包公司出现之后,从商务开发、营销角度等考虑,肯定需要“玩”出些新花样。而亚足联很多方面也需要听取承包商与“金主”的意见。

所以,早在去年8月上旬,亚足联下属的竞赛部门就已经开始着手亚洲足坛赛事调整事宜,并且在吉隆坡专门召开过一次竞赛会议,邀请下属会员协会的众多代表与会,参与讨论。实际上,像亚冠联赛在2021年将扩军至40队参加、而不再是最初的32队参赛,就可以说是这种变革的开始或曰象征。除了亚冠联赛之外,类似像国家队方面的赛事,特别是2026年世界杯预选赛竞赛方案等,肯定也将有大变,只不过目前还不到公开时候,也暂时不合适提上议事日程展开讨论,毕竟这需要经过国际足联的批复之后,才能全面公开。现阶段,受到疫情的影响,各方完全无法顾及。

但是,亚足联本身所主办的其他各项赛事,则亚足联可以完全作主,因而相比而言通过并展开实施也要方便得多,更容易全面执行。

目前除了男足国家队所参加的亚洲杯赛之外,亚足联负责主办的国家队参加的赛事还有“团结杯赛(AFC Solidarity Cup)”,因参加这项赛事的主要是那些在国际足联排名最后几位的亚洲代表队,因而关注度并不高,甚至在整个亚洲足坛无人问津。除了国家队与俱乐部所参加的亚冠联赛以及亚足联杯赛之外,亚足联的赛事还包括男足青少年方面的U23亚锦赛、U19亚青赛、U16亚少赛;女足方面的亚洲杯赛以及U19女青赛、U16女少赛;在室内五人制足球方面,亚足联主办的赛事包括:亚洲锦标赛、U20锦标赛,亚洲女子锦标赛;沙滩足球则有亚洲锦标赛(仅限男子)。累计总共为11项赛事,涵盖各个领域。

上述各项赛事全部都定名为“锦标赛(Championship)”。不过,从2021年开始,亚足联将对这些赛事的名称全部统一更新,定名为“国家杯赛”。只有男足亚洲杯和女足亚洲杯两项赛事的名称维系不变,对应的英文名称依然为“AFC Asian Cup”与“AFC Womens Asian Cup”,其他赛事名称都将用“Nations Cup”取代“Championship”。至于亚洲五人制俱乐部锦标赛以及亚洲室内五人制女子俱乐部锦标赛,因参赛队都是各国或地区的俱乐部代表,依然还是称之为“锦标赛(Championship)”。

尽管这些赛事的名称变化了,但实际上更加突出了一点,即不管是哪一级别的赛事,只要是国字号队伍出战,全部都用“Nations Cup”,更进一步叠现了“国家队”概念,以此更加强调与“俱乐部”的区别。换而言之,“俱乐部”永远也不可能取代国家队。

据悉,从2021年开始,各项赛事全部将启用全新的名称。当然,如果像今年10月份在乌兹别克进行的U19亚青赛以及11月份在巴林展开的U16亚少赛一旦延期至2021年第一季度展开,则依然将沿用过去的名称,毕竟不是2021年的新一届赛事。

在前面提及的名称更改的几项赛事中,最值得注意的恐怕还是男、女青少年赛事,以往的U19亚青赛改名为“U20国家杯赛”、U16亚少赛改名为“U17国家杯赛”;女足方面亦是如此。这其实恰恰已经说明了亚足联对青少年赛事的调整已经展开,这种调整概括为一句话,就是未来亚洲青少年男、女赛事进行的年份将与国际足联主办的各项男、女青少年世界杯赛安排在同一年展开,但肯定将是世界大赛开幕之前进行。以往,亚洲男、女青少年的预选赛都是提前一年进行。

就以男足U19亚青赛为例。按计划,今年10月14日至31日在乌兹别克进行的将是第41届亚洲U19青年锦标赛,参赛球员是2001年1月1日以后出生的球员。正常情况下,第42届U19亚青赛定于2022年进行决赛阶段比赛,预选赛则在2021年进行,参赛球员是2003年1月1日以后出生的球员。但亚足联如今调整了竞赛方案,将第42届U19亚青赛改名为“第一届亚洲U20国家杯赛”,并将决赛阶段比赛延后一年至2023年上半年展开,前四名队伍将代表亚洲参加同年稍后时间进行的国际足联U20世界杯赛。

按亚足联所拟定的竞赛时间表,2022年9月中旬将进行U20国家杯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则安排在2023年2月份进行。这就是说,对中国2003年龄段国青队而言,原本应该是2021年10月或11月参加预选赛、然后在2022年10月或11月参加决赛阶段比赛,但如今等于是多出了一整年的时间进行准备,类似像刚刚在中超赛场上亮相的贾博琰为代表的新一代球员,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受到疫情的影响,不仅仅是中国足协,包括亚足联下属其他各会员协会都还无法组织2003年龄段队伍的集训。某种程度上,亚足联是有“先见之明”的,因为这个方案是去年8月份就已经拿出来公开进行讨论了。

同样,男足U16亚少赛按计划今年已经是第19届,应该于11月25日至12月13日在巴林展开,中国2004年龄段U16国少队将参加这项赛事。正常情况下,第20届U16亚少赛定于2022年进行决赛阶段比赛,预选赛则定于2021年进行,参赛球员是2006年1月1日以后出生的球员。但亚足联调整了竞赛方案之后,第20届赛事将改名为“第一届亚洲U17国家杯赛”。

按亚足联所拟定的竞赛时间表,2022年10月上旬将进行U17国家杯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则安排在2023年3月底至4月上旬进行。这也意味着中国2006年龄段国少队将同样多出一年的时间来展开备战。疫情下,中国足球今年完全就没有时间也无暇顾及青少年国字号队伍的建设工作,但好在赛事都往后延了一年,如今因为疫情,等于这一年完全被“delete(删除)”了。由于这些年来青少年国字号队伍成绩不佳、也没有冒出什么新人,因而相关工作依然不能懈怠。

至于像女足方面的U19女青赛以及U16女少赛,原本应该在2021年进行的决赛阶段比赛,如今改名为第一届亚洲女子U20国家杯赛、第一届亚洲女子U17国家杯赛后,2021年将进行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都将顺延至2022年展开。中国足协女子部目前已经展开了这两支队伍即2002年龄段和2005年龄段队伍的选拔与集训。在2019年的女青赛中,中国女青队历史上第一次无缘亚洲四强,彻底跌入低谷;女少队则在亚洲女少赛上依然无缘晋级世少赛。中国女足想要复兴,后备人才也面临着断档的危机。

需要指出的是,原来的U23亚锦赛在改名为“亚洲U23国家杯赛”后,赛事年份不改,下一届即第五届赛事决赛阶段比赛依然在2022年进行,20201年10月份进行预选赛;而第六届赛事决赛阶段比赛则依然在2024年初进行,依然也还是巴黎奥运会男足赛亚洲区预选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